English郵件在線
English 書記信箱 校長信箱 學院網站 部門網站 熱門站點 圖書館 | 郵件在線
人物故事

【每周一星】班華:中國心理教育獨樹一幟的研究者、中國中小學班級教育原理研究的先導者

 

他提出了中國特色的心理教育理論;

他參與新中國第一本《德育原理》教材編寫,並提供了修訂版的框架;

他關注中國特色教育原理,關注班級教育學研究;

他是我校資深教授、當代教育名家班華教授。



 

不避冷門,直面問題,開創教育新領域

長期關注心育與德育的研究者,都非常清楚班華先生在心理教育與班級教育學研究方面的拓荒者地位。自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末以來,班先生是中國心理教育獨樹一幟的研究者,是中國中小學班級教育原理研究的先導。

在追憶其學術人生時,先生說:我也很清楚我的兩方面研究是不容易受重視的。一是心理教育方面研究。心理學專業的人可能認爲我又不是學心理學專業的,把筷子伸別人碗裏幹什麽?從事教育研究的人則認爲,你把自己的田種好就行了啊,幹啥種別人的田?種了人家的田,荒了自己的地,何苦呢?二是班主任方面的研究,花的時間比較多,也是吃力不討好的。早些時,班主任研究論文不算成果,但花了不少時間。

對心理教育的研究。若幹年前,心育是個冷門,很少被關心。班先生關注心育研究,理論上源于他在中師和高師對心理學課程學習的重視。現實中源于給他觸動的兩件事。有一年,他在某高校校園裏看到一張關于開除一個學生的布告。該生是班上學生幹部,但有一次發現了他的箱子裏裝滿了女性用品。于是他被認爲思想墮落、道德敗壞,學校開除了他的學籍。班先生說:我覺得把一個人的心理偏差當作道德墮落,很不妥當。把心理問題當道德問題處理,對他來說是不公正的!對他的這個處分可能改變他一生的命運。班先生說:這件事讓我感到心理教育非常重要!

還有一件事,也讓先生記憶很深。1985年在南京召開了全國教育研討會,參會者有一位來自北京的劉秋梅老師。她與班先生是老相識。休會時她到先生家看望先生。老友相見,隨意聊天,她問了先生一個問題:“班老師,你說說:思想與心理有什麽不同?”先生說,當時他只作了極簡單的回答:心理活動是心理的,思想是心理活動的結果。先生說:“當時我只能作這樣的回答。但至今我還感謝劉秋梅老師!因爲這一問題致使我對心理教育問題不斷地思考。有時提出一個問題,比解決一個問題更重要!”

先生說以上兩個生活中的實例,開啓了他對心理教育問題不斷地思考、探索。1989年7月,先生應山東師大之約,爲山東省教師培訓講課,其中重要的一講是《心育刍議》(見《德育師資培訓資料》山師大教科所1989年10月編印)。之後在鹽城召開的江蘇省教育學術會上先生也開設了這一講座。

1991年和2001年,先生在《教育研究》先後發表了《心育刍議》和《心育再議》,闡明了心理教育與德智體美勞各育的關系。

2007年先生提出了心理教育宗旨:“优化心理机能,提升精神品质,促进人格和谐,服务人生幸福”。在他的带领下,中国心理教育研究不断走向新的高潮。他主编的《心育论》1994出版,获江苏省哲学社會科學一等奖,至今依然是心理教育研究的经典著作。

班先生主張的心理教育,是發展性的心理教育,是與價值引導相融合的,不同于西方立足于病態心理矯治的心理咨詢。他也不贊同把心理教育等同于心理學知識的傳遞。班先生依據毛澤東關于體育的論述,依據王國維關于完全之人教育的論述,提出心理教育與其他各育的相互關系。

繼《心育論》出版之後,先生主編了“心理與道德教育讀本叢書”小學四班級至初中三年級共6本。此外先生與陳家麟、郭亨傑共同主編了可作爲教材用的心理教育,從小學至高中二年級,每個年級分上下冊,另爲小學、初中、高中分別編有教師用書各一冊;爲職業技校編有心理教育一冊。

班先生對心理教育的探索沒有停止過。他提升課題試點學校的經驗,提出了“整體融合型心理教育”。

班先生認爲一切教育歸根結底都是心理教育。近年來,班先生在以往思考、研究的基礎上,更明確地提出心理教育無比廣闊,並于2017年發表了《心育天地,大有作爲》一文(見《中小學心理健康教育》2017年第36期),從不同角度闡釋了心育大有作爲。即從心靈無比浩瀚,人人都有心理,心理潛能無限,各育相互滲透,享受“無齡感”生活,實現人的現代化,享受終身學習等各個角度看,以及從全球化視野等角度,論述了心理教育都是大有作爲的。每個人,不論其人種、民族、國籍、性別、年齡、職業、文化水平、健康狀況,每個人都有心理,都是人類命運共同體中的一員,都是一帶一路建設中的一份子;對其中的每個人都需要、都應當、都可能實施心理教育;心育大有作爲!

2018年9月,习近平总书记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高度,高瞻远瞩提出要培养 “有大爱大德大情怀的人”。先生认为,这为我们在全球视野下的心理—道德教育指明了方向,鼓舞我们更好地从事心理-道德教育工作。

班級教育與班主任的研究。當談及爲什麽會關注倍受冷落的班主任工作時,班先生認爲,班級教育是整個教育的基本組織形式,班主任是班級的主任教師。班級教育是整個教育的細胞,教育中的基本矛盾,在班級教育中都存有;研究整體教育,可以從研究班級教育開始,研究班級教育幫助我們認識整體教育。正是先生重視班級教育與班主任的研究,陸續提出了“發展性班級教育系統”,班主任是“學生的精神關懷者”,“班級心理教育”等方面的教育思想理論。

班先生等著《发展性班级教育系统》是全国教育科学规划重点课题 “中小学班主任与学生素质发展的研究”的成果,可以看作是用系统论指导的班级教育学著作。在班级教育理论探讨中先生关注对中国特色的思考,2018年发表了《建设中国特色的班级教育学》一文(见《教育科學研究2018.04》)。

20世紀末,班華與魯潔先生參與南師大出版社設計組織“21世紀班主任文庫”,出版了從幼兒園到高校各級學校以及中等職業學校一系列的班級教育與班主任著作。

21世紀班先生參與主編了“全國中小學班主任培訓用書-班主任專業化”。本叢書共四冊:小學卷、中學卷、中等職校卷與“優秀班主任成長之路”。

上世纪末班先生倡导,成立班主任研究中心,得到教育系领导同意,并于1994年10月公告: “教育系班主任研究中心” 成立;高谦民任中心主任,并聘请了朱永新、魏书生、任小艾等为专家组成员。中心承担了全国的与省级的课题研究。1996年研究中心更名为“南京师大教科院班主任研究中心”。

2008年7月開始,在中心主任齊學紅教授倡導和組織下,定期舉辦班主任沙龍,稱“隨園夜話”。“隨園夜話”每一期圍繞一個中心或主題,參與者自由發言,共同探討。夜話影響日益擴大,外省市包括北京、上海、東北以致新疆。內蒙等地的也有班主任或教育同行,曾參與夜話活動的。10年來已舉辦了86期。

 

 

研究中國自己的問題,建構中國特色的教育理論

先生不只關注中國教育的現實,他的學術理想是建構中國自己的教育理論,這是貫穿在先生教育原理、道德教育、心理教育等思考中的國家情懷與學術方向。

上世纪的1958年,班华还是一名学生。当时他作为学生代表参与教育系三结合编写“教育学”教材。这是1958年为贯彻“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方针,师生到溧阳、昆山两县人民公社劳动锻炼,同时协助公社举办文教事业。在此期间编写了教育学教学大纲。返校后由几名教授(据有的老师回忆是龚启昌、罗炳之、章婉兴、丁明宽等人,最后由罗、章统稿)编写成《教育学》教材。参编人一律不署名,全书以教育系名义出版。(见:南京师范學院教育系编教育学江苏人民出版社 一九五九年-南京)该书影响颇大,是当时全国唯一的国内自己编写的《教育学》教材,有简装本与精装本。该教材曾流传到日本。

“文革”之後,百廢待興,教育學科面臨著撥亂反正、學科重建的嚴峻任務。當時,擔任南京師範學院教育系教育學教研室主任的魯潔,首要的工作就是組織全教研室的老師在教育學術思想理論正本清源的基礎上,從當代中國和世界教育發展的趨勢出發,編寫出一部具有中國特色和符合時代需要的、有紮實和豐厚學術理論根底的教育學教材。班先生參與了南京師院教育系教研室編寫的《教育學》。1982年後作了修改,增添了“教育的本質”、“教師和學生”、“智育”等章。經過全教研室教師多年的努力,1984年人教社出版。本書一經面世便受到師範院校師生歡迎,2001年人教社出版了本書第二版,2005年出了第三版。

班先生1992年主編高師公共課教材《中學教育學》,由人教社出版。國內各種版本的《教育學》已有百余本。《中學教育學》,對象範圍明確,讀者對象明確,體現了教育學科發展趨勢,在各育目標後,另專列了心育目標與實施一節。

至2012年《中學教育學(第二版)》問世。從教育-人-社會三者關系中理解教育本質;理解現代教育與人-社會現代化的關系。提出自覺教育者。近幾年先生更堅定了做自覺教育者的信念!

早在1996《对建设我国现代化教育学的几点想法》一文中,认为“现代化建设的实际,要求我们建设自己的、现代化的教育学”。 这包括两方面的含义,“一是教育学的现代化,使教育学达到现代科学和现代社会发展要求的高度;二是教育学的中国化,即现代的教育学又应具有我们中华民族自己的特色。”

在先生的德育研究中,也始終關注中國特色德育理論的成長,在2009年長沙中國教育學會德育專業委員會年會上,先生發表《建設中國特色的現代德育學科》的報告,系統梳理了中國改革開放30年間德育原理研究的思路變遷,呼籲德育理論界關注中國特色德育原理研究,並把這提升爲中國德育研究的理論自覺,對中國特色德育理論的內涵歸結爲“自覺繼承、發揚優秀傳統道德教育文化”、“中國農村社會背景中的道德教育研究”、“多民族國家背景中的民族德育的研究”以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德育問題研究”四個不可忽視而在當時卻重視不足的方面。2013年,在《德育目標應有的要求:民族精神與世界精神的統一》中,重申了德育目標中對傳統美德與民族精神的一貫主張。

在2010年的《對心理-道德教育的探索——兼論中國自己的心理教育之道》一文中,提出“心理-道德教育”作爲中國文化與教育實踐的土地上形成的心理教育與道德教育新的形態。2016年,先生進一步提出了“整體融合型心理教育”,將心理教育的現實實施領域擴展到校內外各種教育活動之中。

 

 

紮根教育泥土,做讓人親近的學者

作为教育理论和德育理论研究者,班华先生的思考并不停留于理论层面,联系实践、亲近教育实践是他独特的学术风格。先生之思穿行于教育实践与教育理论之间,他对关心德育模式的思考,对心理-道德教育形态的思考等,无不是一边有着理论的依据,另一边则直通教育的现实。 正是源于这样的理论与实践的定位,他跳出从概念到概念,从逻辑到逻辑的纯理论思考,把向实践学习、向实践者学习当作一种重要的教育思想者知识生产的根本方式。因而,先生的思考总是贴近教育、德育实践的,文风朴素平实,看上去没有深奥的理论,但对中国教育与德育现实有着更直接的解释力。

實際上,如先生對班主任的指導,講座或文章,沒有把自己當作居高臨下的學術權威。他的一本文集書名《享受和班主任朋友共同成長的快樂》,就表明他與班主任是朋友,共同成長,共享快樂!他心中“沒有學生就沒有老師”教育理念,“向學生學習”,看作“教師從思想、專業等不斷提高自己的一條重要途徑,是自覺教育者-自覺學習者的重要教育信念”。

先生認定做自覺教育者-自覺學習者,要認真讀書,不僅讀有文字的書,還應重視讀實踐形態的書、人格化的書。90年代末,先生寫過《好好學習華士這本教育學》一文。在先生看來他到過的吳江實小、海門東洲小學等,都是他當做“實踐形態的教育學”向他們學習。在論述班主任對學生的教育時,強調班主任要爲學生做出榜樣示範,即班主任作爲“人格化教材”,給學生以直觀的、形象化教育。

班華先生將中國教育實踐作爲思想源頭之一,把教育現實問題作爲自己思考的重要命題建構自己的研究領域,將中國特色的教育理論作爲自己的學術理想。但他對教育的思考,從來不停留于文章與著作中,而是到他自己的教育與人生實踐裏。先生的學、思、行融爲一體,相互滋養,爲人、爲學、爲師互爲表裏,在學界樹起紮根教育泥土,思系家國特色的學術風範。

 (“每周一星”系列之四十二 供稿单位:教育科學學院黨委 文:孙彩平 徐翎)

 

  • 更新時間

    2019年06月28日

  • 閱讀量

  • 供稿

    教育科學學院黨委

http://www.xuhuawuye.com
邮编 210023
sun@njnu.edu.cn

Copyright ? 南京师范大学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蘇ICP備05007121號
苏公网安备 32011302320321号

分享到